Time: 2020-06-03  环球网

政协委员谈《网络安全审查办法》

  确保供应链体系安全 反制他国不公平审查

  本报记者 郭媛丹

  在部分西方媒体眼中,6月1日正式实施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是“中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从各个方面审查和控制互联网,限制外国产品和服务的市场准入,从而实现垄断安全”的产物。全国政协委员、安天董事长、首席架构师肖新光近日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网络安全审查是主权国家在网络空间保障国家安全的通行办法,美国网络安全审查体系最为系统、严格和完备。如果说西方国家推行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是天经地义,中国搞网络安全审查制度却是“大逆不道”,这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了。

  此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就《办法》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表示,“目的是通过网络安全审查这一举措,及早发现并避免采购产品和服务给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行带来风险和危害,保障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供应链安全,维护国家安全。”

  肖新光认为,“我国信息化摊子大、安全历史欠账和短板较多,新基建亦进入起跑阶段,提升防御能力的工作艰巨复杂,需要各方协作,才能让我国具备应对重大网络空间安全风险的实力和底气。从我国自身来看,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和网络安全审查制度,都还在不断探索完善当中,《办法》对于我国保障产业安全、特别是确保供应链体系的安全与稳定有重要意义。这也为我国企业遭遇他国不公正的网络安全审查等情况,提供了对等反制的手段。”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华为的制裁政策升级,从此前使用25%以上技术的企业不准向华为出口,改变为只要用美国技术和软件设计芯片,都必须获得审批后才能向华为出口。

  肖新光对此表示,“美方滥用在信息技术和其他高科技领域的先发优势,罔顾美国信息产业领导力是构建在全球各国对国际供应链和各国对美国国家信誉的信任基础上,动辄为达成政治、经济、军事等目的,进行禁运、封锁、制裁,破坏全球供应链协作体系的稳固,将供应链优势作为打压他国企业和产业发展的大棒。”他认为,中国政府和人民很难接受参与中国重要信息系统和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企业,一方面是中国的开放市场和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另一方面又在面临美国政府压力时,配合美国政府对他国“卡脖子”,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客户“撂挑子”。更不能容忍少数美国安全厂商一方面在抹黑中国的活动中积极活跃,一方面又想法设法到中国市场大赚特赚。“从保护国家利益、经济发展和人民福祉的角度考虑,中国政府有权利、也有责任,保证中国产业发展和社会运行基于一套安全、开放、透明的全球供应链体系。美国政客的做法最终也会伤害本国产业,其他国家选择美国信息产品时难免心有余悸”。

  肖新光所在单位多次发现境外对我国的高级威胁攻击,特别是在2019年6月发布报告,揭露了美国情报机构入侵中东最大SWIFT服务商的全过程。但现实中美国等西方国家却频频指责中国借助黑客窃取情报。肖新光表示,一方面美国政府长期患有“被偷窥妄想症”,一方面又“己所不欲,滥施于人”,其网络情报活动远远超出自身安全需求的范畴。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有将情报活动介入商业竞争的传统。例如在当年的美日贸易战期间,美国就借助情报机构监听过日本谈判代表。美国“梯队”系统获取到的情报,多次协助波音取得与空客的竞争谈判优势。

  美国近日称“与中国有关的黑客试图从研究新冠病毒疫苗与药物的美国机构窃取信息”。肖新光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美国政客的相关表态和活动看,他们有垄断全球疫苗获取暴利的幻想。而当前全球各国疫苗的研发中,我国疫苗研发的进展领先。我国疫苗研发机构和生物科研机构需要加强网络安全防护,警惕他方进行的网络入侵,窃密我科研成果和破坏干扰我科研进展等活动。”


18933931888

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8:00

广州万方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9-2020 粤ICP备08124637号

本站文章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转载,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